這一切都是一個一點都不美麗的錯誤。囧

因為Aegean想要寫這問卷,所以就把我抓來一起陪葬(?),於是乎我一邊翻著好羞恥的以前的文字,一邊很掙扎的回答這些問題。

這個問卷的連結是:Link

 

 

 

1.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各種三十題》-絕對值/00Q


開頭:

位於頂端處00組的最優秀特工之一的男人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軍需官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同時那些漂亮的細長手指也為自己搬運一疊資料夾在自己正前方的桌面上,彷彿故意阻礙特工繼續欣賞在巧克力鍵盤上舞蹈的美麗。

結尾:

「我是絕對值。」

厄運的絕對值。
語畢,軍需官捧著杯子往後退了一步,讓空氣完美地阻隔兩人之間過近的距離。膚色白皙的軍需官臉上只勾了一抹難以判定的弧度,在特工報以回笑之前,軍需官已轉身,往茶水間而去。

最喜歡的部份:

(跟結尾是一樣的)


2. 請節錄約八個月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VC》-第三部第九章

開頭:

他被鬆綁了。雖然如此,他卻乖乖地站立著,沒有任何想逃跑的欲望。身邊的那位女士也一樣。或許因為兩人都曾身陷可怕的威脅之中,所以更了解生命的可貴及不要隨便忤逆握有生殺大權的那個人。他們一起矗立在黑暗中,那個握有生殺大權的人正優雅地站在他們兩人的背後。他看不見那個人有無拿著槍械,只知道那人沒有給予他們多餘的命令。


夜風很涼,就像暮秋時應有的乾燥冰冷一樣。但也可能是因為害怕的心裡,影響到了大腦的判斷,所以皮膚感覺到的溫度從神經元回傳到大腦時,大腦自行判斷成低溫。他沒膽看身邊的女士的面孔。八成也跟自己一樣,害怕著,期待著。

他們在立體停車場的最上層。這曾沒有什麼車子停擺著。他突然理解為什麼選在這個地點。這裡離地面將近有二十公尺的高度,如果他們不乖乖合作,那個人就算不想開槍結束他們的生命,也可以藉由地心引力的定律解決他們。沒有什麼遮蔽物,他們逃不走,躲不掉。他深呼吸,等待著接下來的命運。

結尾:

澄.凡深呼吸,並看見克勞小姐退了幾步,依舊強忍著疼痛拿著武器對準著布克羅斯的現任當家。但畢竟是布克羅斯家族的精英,他不受克勞小姐的威脅往前進了一步。

「我說過了,不要過來。」
「妳受傷了。」溫言。
「你再前進一步……」槍枝原本對準他,她抽回,對準自己的太陽穴。

這麼個動作把大夥都愣了。
她又退了一步,確定布克羅斯的精英不會再前進,於是她轉身,拖著不斷滴血的身子用最快的速度隱沒在黑暗中。


最喜歡的部份:

就在澄.凡覺得這一切即將結束時,突然響起一聲槍響。思康克女士嚇到並且尖叫了起來,澄.凡身體不自主地往後轉身,這是很奇怪的反應,為什麼要轉身去看那個幾秒鐘前掌握自己生死的人呢?然而,在他轉身的同時,瞥見室友的哥哥眼睛睜大並大步地與自己擦肩而過往克勞小姐的方向衝了過去。


澄.凡轉頭,眼前的一切好像蒙太奇鏡頭,慢速地為自己標記每個畫面:槍聲響起、思康克女士尖叫、室友的哥哥衝向克勞小姐、克勞小姐像個破碎的布偶突然往後退了幾步、室友見狀往前了一步、紅色濺出在地上染在克勞小姐的衣服上、克勞小姐的美麗笑容消失了換上了痛苦的表情、克勞小姐用手壓住受傷的地方、室友的哥哥距離克勞小姐不到兩公尺的距離、克勞小姐突然亮出槍枝橫在她跟室友的哥哥之間。


3.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VC》-第一部第一章


開頭:

常言道,事不過三,倒楣的事也應如是,但在他的身上好像總是看不到幸運女神對他微笑的跡象。罷了,他也沒那麼計較。不過他可是大老遠從北區跑到西區來看手上這張A4單子上的郊外出租房子,如果今天再找不到個可以下榻個一段時間的個人空間,有百分之九十九點八的機率,今晚就準備要拎著被丟出旅館的那只皮箱去租個什麼紙箱屋暫時窩在天橋下避風躲雨了。

結尾:

遲來了警笛響徹了整個雅拿大橋及伯奈賽河西路,紅藍相間的光束無法與太陽分庭但依然令人倍感刺眼。員警們持槍下車,圍成了連老鼠都無法脫逃的局勢。男人沒有回答澄.凡的問題,卻輕鬆地聳了聳肩。

「你說呢?」依舊是那抹微笑。


最喜歡的部份:

男人應聲倒地,澄.凡斜眼瞄到一朵鮮紅色的花蕊從男人左胸口由體內濺出,配合男人倒地的是那個小巧、飛過去的——男人中彈的聲音。


接著又是兩響槍聲,澄.凡根本來不及看向開槍的地方,卻看到另一個拿步槍的男人被擊中了持槍的手腕,他手裡的步槍在他中槍的同時掉進了河裡。澄.凡的視線轉向船上的那兩人,駕駛的男人臉上寫滿了驚恐及錯愕,卻也立即抽出腰間的佩槍瞄準開槍的人。開槍人一個箭步向前,右手肘往正在掏槍的老大的胸口重擊下去,以左腳為重心,右腳一個旋踢踢飛了駕駛手上的槍械,並用持槍的那端狠命地從駕駛的太陽穴敲了下去。


4. 請節錄約五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火紋身-上》OP/S中心


開頭:

他的記憶在腦海中有些支離碎片。

十年前有一場大火蔓延,在那之前,沒有任何印象。

隱隱約約,火舌焠了整個建築,煌煌然地輝亮了整個天空。

他什麼都沒有記得。

只有自己的名字和那場漫天熾燒的火焰,燃沒了所有的記憶海。

燁燧如薄紙般的海市蜃樓,咆嘯所有聽覺。

僅有的悸如奔雷的心律,沒了燹火的嗓聲。

眼簾所見的絳如濺血,湮沒了他的世界。

那是他唯一記得的鮮紅。

唯一甩不開的夢魘。


結尾:


「人的記憶很脆弱的。」
『為什麼?』
「因為人太脆弱了,像玻璃一樣。」頓,「有一些記憶像浮萍,有一些像烙印,有些好,有些不好。所以在某種機會下,或許受到強大的刺激就會將之遺忘。」
「但,卻因為人太脆弱了,有一些傷人太深的記憶或根本不願想起的記憶,會在某些契機下,選擇性地忘記。」
『因為不想再被傷害嗎?』
「或許吧。」他笑,「不是所有記憶都該記得清晰,有一點空白也不錯,只是你的空白多了點。」

他挑了眉,淺笑,並再次鑽進被窩裡。

『如果你是我,你會希望以前的記憶都恢復嗎?』

靜默著,只有音符不停歇地輕敲,以及窗外的雨聲鼓譟。

「你呢?你想嗎?」
『我想。』

最喜歡的部份:


魯賓斯坦所演奏的拉赫曼尼諾夫寫的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正在這空間奔馳著。那些動魄的音符和外面雷聲相呼應,也成了一種抗衡。

隨著推開門的舉動,眼睛所見的顏色漸漸繽紛了起來。

他瞧見夜燈的淺橙,瞥見落地窗簾的灰藍色,矚見正看著他的那位男人的紅髮色。

黑白視野的反襯儼然被打破。

那霎時間,一整個鬆了口氣。原本被拉緊繃的神經也在此刻放鬆。

流瀉的音樂突然演奏震耳的樂章。


5.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VC》-第二部第一章

五彩繽紛的氣球在這個偌大的校園裡隨處可見,七彩泡泡被吹拂在烈日當空之下,孩子們的笑語及奔跑聲充斥著整個歡樂氣氛。攤販們兜售著自家傲人的食物或者小遊戲,父母親若是累了還可以在陰涼處喝杯現磨咖啡。小丑將氣球遞給哭泣的孩童,隨處還有保全人員會留意孩子們的安全,現場還有受過良好訓練的保母們、甚至還有兒童節目的主持人也在現場帶著孩童跳舞玩耍。

《Still Loving You》-番外三/00Q

在Arentshuis的某處,他看見運河的對面即是Gruuthuse,一艘船緩緩駛過,水痕拖曳著,隨著船隻消失在視線所無法企及之處,眼前的水痕也隨之消失,剩下餘波蕩漾著,再過幾秒,這些漣漪也會消沉於湖綠色之中。

在一千多公里外的那個與水抗爭且奮力生存的都市,也處處播放著類似的景色。青年不禁地揣想著,當年在那個搖搖欲墜的都市裡,在男人的心上烙印了什麼痕跡?

忖,覺得自己再胡思亂想下去也不會有解答,只會更覺得心煩,青年決定轉身離開這個地方。轉首,居然看見下一張拍立得貼在牆上隨風搖蕩著。忍不住,他笑,並走了過去將其摘下。是運河Nieuwstraat交界處的蕾絲地圖。

 

6.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這個跳過吧,拜託……
我根本沒有相隔半年以上的H段落,而且就算有我也不想貼上來啊。

7.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or歡樂的文章。

《各種三十題》-反證/00Q

命題:人終其一生尋找他們感情的最大值,而你是我的最大值。
反證:假設我並非你的最大值,則人們不會尋找他們感情中的最大值,因為,人有無窮的生命。但人沒有無窮的生命,故,原命題為真,得證。



8.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or悲傷的文章。

《冰雨》第十一章-OP/ZS


『我真後悔當初沒有殺了你…』
「那還真是個遺憾。你也不會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這就是...跟我說〝有我在〞的人…想說的話嗎?』

9.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


《VC》-第二部第一章

維道爾早已在澄.凡講電話的同時在後頭警告似的閃了幾次大燈,但看來對方根本不領情,所以他才繞到前頭去,試著將他們擋下來,結果對方根本沒打算減速還故意撞上來。維道爾有點火了,他立即催速,澄.凡好不容易揉了揉頭並集中精神看了一下後照鏡,瞬間發現他們與對方已經拉開了一段距離——不大遠,只有八、九公尺左右。維道爾在車子高速的情況下突然踩住了煞車,車身打滑旋轉,澄.凡卻瞥見維道爾已開了車門下車,伸手就往懷裡掏出槍往全速前進的車子擋風玻璃開槍。

維道爾走了一步、兩步、三步,高挑的身形與優雅的步伐成了完美的結合,而車子恰好打轉了半圈,澄.凡看見車尾旋過維道爾的西裝褲,並沒有擦到,精確的說還差個三公分左右。車子轉了一圈後澄.凡看到維道爾已經帥氣地開了三槍在那台黑色轎車上,三個彈孔分別在擋風玻璃的左上、中下和右上角。

車子再轉了半圈之後終於停下來。而對方的黑色轎車在維道爾開槍之後也驚恐似地停住,並不小心撞到了路燈,導致路燈毀損。維道爾依舊面不改色地往黑色轎車走去,左手持槍,槍口對準了司機,司機緊張地雙手投降。

10.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我會等你》第十九章


「我再次強調,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當你在昏迷的時,我們誰有辦法把你叫起來詢問你要活著還是死去?更何況救人是醫生的本職,難道他們會不管你的死活嗎?還有,你現在醒了,你想做抉擇,難道我現在應該去拿把刀子給你做自我了斷嗎?是的,我們強迫你,強迫你要順著我們做的決定,我不能保證這是否是為你好,但我們至少留了時間給你仔細想清楚你應該怎麼做。還有,我是不了解你,那你又多了解我們,多了解他?你沒有想過,當時聽見那個惡耗的人又不只你一個人,大家都聽見了,難道他們不難過不悲傷嗎?為什麼說你自私?因為你沒想過他們的感受,他們才剛承受好友離開的悲傷,現在又要承受另一個人離去的痛,你認為他們是什麼?他們也是人,一個人能承受多少的傷痛?記住,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痛苦而已。但如果連你都不願意為他們想想,那只會帶來更多的哀傷…….」她說了一大串的話,

淡淡的……良久……聲音彷彿被光影吞食了……

慢慢地……時間好像停擺,沒有人繼續言語,

留下剩餘的空白,讓人沉思,讓人悔恨……

(喵的!這是什麼鬼東西啊!!!!!!!囧真的是忍不住要吐槽了!)

11.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先說明一下,我的文字時間大概是:2003~2007/5;接著暫停空白了一段日子,然後才從2012/6(VC開始)到現在。

我真的是覺得丟臉到家了。除了VC和00Q的文是近一年寫的之外,其他的都已經五年以上了。尤其上面那個更是久遠,大概是2003/4的時代,天啊!那不是中二年代了嗎!
我真是覺得爛死了!當時到底為什麼會想要寫這種文字啊(好想挖洞),其實有更狗血、肥皂的東西,只是我非常不想貼上來啊!
經過了檢查一下自己文字的黑歷史,我發現我還是最喜歡VC了(遠目)
喔,對了,其實第七、八題我實在是找不出來最甜/悲的文,因為基本上我是寫甜文的人啊!所以沒辦法,我只好找我覺得還OK的部份。
VC有些節錄的部份根本就是未公開的喔!連林小胖和徐雪恥都還沒看過呢~XD”不過那些部份之後也應該還會再修改!
啊……真是的好丟臉的問卷喔。我真的是一邊覺得好丟臉/害羞的找以前的文檔一邊貼上來的,當然我篩選過了,有更糟糕的東西,但我絕對不會給你們看啦!

好啦,就這樣!我覺得我好像衣服都被剝掉了光溜溜的在你們面前了,不要嘲笑我啊……Q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rple 的頭像
purple

【 No Righteous Man Without Sin】

purp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